您当前在:首页 > 资讯 >

浏览量

正文内容:

一个月的时间,阅后即焚App Snapchat推出的照相眼镜Spectacles,从加州的海滩、悬崖、大峡谷到体育馆,神出鬼没的它成就了最受欢迎的自动贩卖机,也成为了有史以来人们唯一愿意真的戴着上街的智能眼镜。中二的设计、单一的功能、奇葩的营销,是什么,让一款只能拍摄,且成片质量还比不过iPhone的眼镜扛起智能眼镜的半边天呢?

有趣、简单、一镜难求

Spectacles本身,不论是外形还是功能,都算不上完美,但是它却足够有趣,足够吸引眼球。当购买本身成为一种全民的捉迷藏游戏,营销简直水到渠成。

限量是一切的魔咒,不只是女生们为限量的口红、包包疯狂,面对极小的出货量的科技产品时,大家也同样地习惯于通宵达旦地排队,希望第一时间抢到新产品,而Spectacles则将限量的特征发挥到了极致,不知道去哪里买,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不知道将来可能有多少。总之,没什么比未知来得更有趣,更难耐。

Spectacles原价129.99美元

虽然几年来,我们都会从新闻上看到几个礼拜前就在苹果店门口搭帐篷排队的死忠粉,但是,能将购买变得像VR2.tv/PokemonGo/' target='_blank'>Pokemon Go那样,惹得所有人都出家门找的购买体验是绝无仅有的,对Snapchat来说,请多大牌的明星开发布会,都已经激不起年轻人的兴趣,而产品、购物和源源不断的“找Spectacles贩售机”的影片本身,才是最有效的广告。

当然,Spectacles的影片本身也与Snapchat百分百契合,它的成片虽然在电脑屏幕上呈现圆形,但在App的界面中,则被铺面整个屏幕,而由于影片是正圆形的,所有360°旋转手机屏幕,所获得的成像效果都不会改变。

从眼镜到社交

其实,Spectacles的历史,可能超过备受期待毁誉参半的智能眼镜先驱Google Glass,当然,也自然超过了从谷歌“偷”学了脸部识别技能的Snapchat。Spectacles最初是从一家虚拟现实制造公司Vergence Lab的智能眼镜Epiphany Eyewear脱胎而来。

Vergence Lab是由两个斯坦福学生John Rodriguez和Erick Miller,在2011年建立并推出了他们的旗舰产品,“社交影片眼镜”Epiphany,一款Wayfarer式,镜脚处内置摄像头,并能将影片传输到手机或电脑的智能眼镜。不过,他们的梦想并不止于拍摄本身,在Vergence提交给斯坦福孵化器StartX的申请视频中,Miller阐述了一种“影片分享”的生活状态,在眼镜之外,每个人将自己的视角分享给他人的生活状态,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影片中,Rodriguez将自己打扮成24世纪的未来战士,在他设计的安卓系统中,用他的Facebook账号和电脑界面与世界交流,用摄影镜头重新定义“面对面交流”。在Quora(类似百度知道)问答中,他还曾经描绘过,支持眼动追踪、意识解读、AR技术的智能眼镜,取代智能手机的未来。

Snap为他们实现了一个小目标目标,2014年,以1500万美元收购了Vergence。创始人Rodriguez也成为了Spectacles Co-Founder/Architect(联合创始人、设计师,LinkedIn主页),通过技术与平台的结合,2年后,他们共同推出了Spectacles。

Spectacles的外形比原始的Epiphany更加搞怪,而视频的输出平台也被固定在了Snapchat的社交网络上,不过,两者的本质和目标几乎一致。这款成像质量不高,但角度独特的智能眼镜正在传递一个信息:

随着相机变得强大、照相工具形式不断变化,影像除了是个人记录美好瞬间的工具,更是人们交流的方式。镜头,通过最自然的人眼的视觉角度,用计算机的方式观察并记录这个事件,将个人化的视角分享给他人,短短的十秒钟,可能比精心修饰的照片,更加深刻地让你理解他人的世界。

影像的语言

Spectacles的成功的核心,正如Snapchat受到的欢迎一样,都建立在影像语言的基础上。

阅后即焚

照片,已经不再是一种单纯的记录,而是一种语言、交流的方式。这正是Snapchat,这个备受少年人青睐,却让“大人”们,难以融入的原因。Snapchat正是把准了“阅后即焚”的特点,将交流最大化地网络电子化。Facebook是从哈弗的校园中发迹的,它不可避免地带着常青藤的关系网络和效率意识,而Snapchat是从洛杉矶的高中兴起的,它填补了青少年的时间空白,组织了成年人一本正经的侵入。

Snapchat 滤镜(脱口秀主持人Jimmy Kimmel、歌手Ariana Grande)

当一个14岁的少女一天拍一千张照片时,她并不要最完美的或最完整地记录下当时当地,而只是用照片作为载体,和她的朋友们分享交流,而随着几秒或几小时后照片从Snapchat上被删掉,这段通过影像进行的交流,就如同我们平日里的其他简单无意义的对话一样消失了。阅后即焚的影片,保留了对话的时间特质,突出了影片的具象性,而Spectacles的便利,进一步增强了用户与平台的粘性。

CEO Evan Spiegel佩戴Spectacles,摄影师:Karl Lagerfeld (香奈儿首席设计师/老佛爷)

Spectacles,也用自己最简便的使用方法,避免了自己成为“科技产品”后,被丢弃的命运。拍摄、上传,所有的步骤,都仅需要依靠眼镜本身来完成,不用打开手机和app,影片就能够自觉更新。你不需要考虑这些影片接下来要怎么办,会不会和运动相机里的马拉松长片一样,又沦为新的垃圾素材。它运用平台优势,为用户解决了从拍摄到上传到删除整个过程。没有选择,在这个选择多到爆炸的时代,才是最好的。

Snapchat人脸识别技术

Snapchat眼镜的成功,不仅是这个平台一个成功的项目,也预示着社交的未来:相机镜头,正在像当年触屏取代键盘、键盘取代笔纸一样,完成着新一轮的更替。不知是镜头,计算机本身也正变得更加智能,足够分析出影像中的含义,而影像识别可能成为未来最重要的问题。不论是Spectacles科技含量不高的滤镜,还是Magic Leap或者Hololens所希望的AR效果,摄影都在取代文字,“镜头即是内容的创造者”。

猜你也喜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刚刚发布

深度VR观察

友情链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