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在:首页 > 资讯 > VR观点 >

浏览量

虚拟现实下的就业危机与教育革命

虚拟现实下的就业危机与教育革命

发布时间:2016-07-31

大体来讲,教育活动可以分为两个类别:生活技能和专业技能。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生活技能,而这个技能在我们的一生中都会保持相对的稳定,我们进行交流、社交和生存的方式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你或许会说,今天的教育体制偏向于第二个类别,而专业技能这个类别在未来的50年内将会面临着最大的机遇与挑战。

与其说老师在为学生准备一生的学习,不如说是他们在为学生准备一生的工作。不过,这个任务在以前是相对比较简单的,而现在则变得更为困难。例如,以前老师可以教导学生法律,我们可以公平地说,这些学生至少在未来40年内都会从事这个专业。但在今天,科技正在取代法律助理,而且法律界有怀疑论者认为,科技将会在15年内完全取代这个行业。在这个网络一代,千禧一代中,老师的角色只是用来为学生准备一生的工作。至少是对人类来说,如果这些工作,甚至是整个行业都不复存在的时候,那么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此外,鼠目寸光的社会所告诉我们,人类生活在一个基于角色分工的社会,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商务领域的人,通常都认为每个人只适合一个工作。一个软件推销员不能销售硬件;一个硬件推销员不能成为一名律师;一名律师不能成为一个数据科学家;而一个数据科学家不能成为一个软件推销员,等等等。在未来20年里,将会有亿万计的人被裁员,如果我们想缓和这个局面的话,社会则需要更新自己的观念。毕竟,大部分的人都是可以学习新的技能。

就业市场在未来20年内的变化

政府和机构都预测,在未来,30%-50%的工作都会被科技取代。然而,不再像去年取代蓝领工人的工作一样,今天的科技将要取代白领们的工作,而这个转变将会对你和你孩子的工作前景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世界上一些最出色的人工智能自学系统和认知计算机系统已经开始取代顾问、分析师、艺术家、评论家、咨询家、医生、记者、音乐家、法律助理、老师、翻译,甚至是为这些系统开发原始算法模型的数据科学家。机器视觉系统正在取代质检员、维护工人、证券分析师和保安人员。而机器人则已经取代了大部分的蓝领工厂和仓库工作,现在机器人又在跟酒保、维修工人、搬运工、士兵、侍应和外科医生争饭碗;而更新、更现代的机器人正在取代行政管理人员、客服人员和外汇交易员。

在其他的领域,从汽车和卡车,到航空器和50万吨级的货轮,这些自动驾驶机器正在逐渐淘汰驾驶员、操作人员、停车服务员、飞行员、水手和交通督导员。虚拟化身正在取代演员、银行出纳员、接线员、售前售后服务人员。云计算减少了对变更管理员、企业架构师和业务人员的需求;而物联网的出现,令市场不再青睐于工程师、检查人员、设备管理员和维修人员这些工种;智能城市技术也将会令到警察、街道清洁工人、以及公务人员的存在变得可有可无;可穿戴式系统和远程医疗技术会减少对医护人员、医生和私人教练等岗位的需求。

这些名单还可以变得更长。周围看看吧,尽管目前还是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但如果你还没有留意到这些变化的话,那么vr兔会很惊讶。

不再像以前那样,工作只会被新的工种取代,但令人忧虑的是,从联合国到G8集团,没有人知道未来的工作会是怎样。尽管一些需要创意、同情心和社交技能的工作仍然会由人类来负责,但是机器也在逐步获取这些能力。

教育的未来

教育是我们社会的重要基石之一。正如政府发言人所说的一样,教育会让我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和具有建设性的人。但就业市场正在发生变化,教育必须提前做好准备,要早10年作出改变,以更好适应未来就业市场的变化,让人们为20年、30年、40年、甚至是50年后的工作做好准备。在这里,我们把“人们的寿命将会变得越来越长,我们也必须要延迟退休”这些说法先放在一边,暂时不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

教育界有一个独特的挑战。平均而言,人们有18年的时间来为将来50年的工作而作准备。随着技术发展的步伐正在加速,教育要为人们提供能时刻保持竞争力,并在未来一生中都可应用的技能着实是个不小的壮举。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一样,如果人们的分析预测是正确的话,那么到2036年,今天至少目前三分之一的工作会被机器取代。

这一切的最终结果是,教育界需要发展能教会学生硬技能和软技能的课程,让他们可以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准备好。但教育界通常会落后于技术发展一个,或者两个时代。例如,网络安全专家、数据科学家和软件开发岗位一直处于长期短缺的状态,而财富500强杂志和政府机构已经不止一次地发文指出这些岗位有着巨大的需求。

对于失落的一代来说(20 世纪 60 年代初至 70 年代中期出生,缺乏人生目标和感到失落的人),他们经常面临着被裁员的压力。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课程早在60年代和70年代就应该被设立。在那个时代,有多少学校会把编程列为一门优先学科,在今天又有多少呢?就算是现在这个数字时代,其数字也是偏少的。或许我们可以说,越来越多的学校正在把编程作为教育课程的重要部分,但今天的科学家们已经转向生物编程了,而现在我们又能从哪里学习到这些技能呢? 我们对未来的工作预测上有着明显的困难,这会让至少一代,甚至两代人陷入难以找工作的局面。

与此同时,教育界也面临着一个独特的机遇,向世界上每一个人提供有见地,有价值的教学内容。而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教材编写、学习渠道和教育消费。这三个领域都面临着根本的变化。

教材编写

每个人的学习风格都不同,所以关于编写普遍适用的教育材料并不容易。在过去,我们接触的大部分都是标准化的内容,不管你的学习风格和能力如何,每一个人都是在同样的教育方法下进行学习。这样子,就会有人可以掌握到这些技能,而有些人则不能,掌握不了的人将会掉队,而这种局面将会无可避免地发生。随着时间的推移,课本和教学内容都会以数字化的形式呈现出来,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大量的交互性应用、电子图书和其他点播材料。尽管不快,但教育产业的数字化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每一个人,每一个机器都可以访问到数字形式的内容,其结果是人类和机器都会变得更加聪明和智能。

今天,所有的教育材料都由人类来编写,但转折点将很快来临。到2030年,人工智能机器人对庞大的云计算资源库将会有不受限制的访问权限,可以根据每个学生的需求、理想和学习风格,来专门编写教材。嵌入式设备摄像头和机器视觉系统将可以分析学生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从而计算出他们对该教育内容的接受程度有多少,以及某个学科或者话题对他们来说难易程度是怎样。行为分析会分析他们的写作风格、写作习惯和习作速度,从而衡量出他们的写作能力,以及提早发现诸如多动症、计算失能、书写障碍、阅读障碍、甚至是记忆减退这些学习障碍的早期迹象。

有着如此多形式的信息反馈,人工智能引擎将可以实时编写出丰富的、适应性强的、个人定制的教育材料。借助人工智能,行为、语境和语义分析;增强现实、(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和通用翻译、以及虚拟现实内容都会发展起来,甚至可以为学生提供个人虚拟老师,例如可以以会说话的树,或者是约翰尼·德普的形象呈现出来。

学习渠道

在过去20年间,我们已经看到学习渠道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以前,学生只能在课室里面学习,但现在像麻省理工、哈佛大学这样的教育机构、甚至像宝洁和通用电子这样的私人公司都在为全世界的学生提供网络公开课(MOOC)的机会,这些网络公开课通常是免费的,并有着成千上万的参与者。

全新学习渠道的扩散为教育工作者提供新的机遇和挑战,因为他们的课程通常是标准化的,和高度受管制的。互联网,以及OTT内容,可以通过诸如YouTubeWhatsApp、甚至是迪士尼、哈弗大学、应用商店这样的渠道扩散出去,这意味着儿童有机会接触到各种参差不齐的教学材料,以及一些值得商榷的观点

现在同一题材的内容越来越多,而我们接触到这些内容的方式和场所都会发生改变。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智能内容的诞生,内容产业的第三波浪潮已经来临(第一波是印刷术、第二波是互联网)。所谓的智能内容是指内嵌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内容,这些内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等着人们去发现,智能内容会主动寻找用户。例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编写教育内容之前,系统可以预见到数个月后,或者数年后就业市场的新趋势,并制定出合适的教育材料,这样子我们可以做好相应的准备。

今天,全世界的网民只有30亿,但在10年后,诸如谷歌的Project Loo、Facebook的Project Aquila、OneVu这样的网络平台项目将可以把至少40亿人连接到网络世界中,你和我都当成是理所当然的网络连接现在也会向他们开放(vr兔注:谷歌的Project Loo旨在通过多个热气球为指定地区的人提供快速及稳定的Wi-Fi网接网络;Facebook的Project Aquila最终计划发射1万台无人机把互联网连接和应用带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中)。我们或许会认为很多人都可以接触到这些学习渠道,但事实上地球只有40%的地方有网络覆盖,而这将会为教育工作者提供一个机遇。

教育消费

对于教育方程式(learning equation)来说,教育消费将会是变化最快的一个部分。学生将会越来越习惯于人工智能、增强现实、虚拟化身和虚拟现实内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技术将会让步于使用脑-机接口(BCI)的平台(现在已经有人在研发原型产品了),把内容直接传输至我们的大脑中。这些无论是基于虚拟现实,还是BCI的内容,都会受信息的便利程度、经济承受能力和设计所影响。内容越容易吸收,我们就能发现更多的潜力

好消息是,今天大部分的千禧年机构都已经接受了设计思维这种潮流。我们当中有多少人会认为,一个3岁的孩子可以像我们一样,快速地接受一个好像很难使用的科技产品? 或许他们需要一个成年人的手指来解锁一台iPad,但我的猜测是如果他们都像我的孩子一样,知道如何使用父母的科技玩意而又不会被发现的话,那么在一些情况下,他们是比父母更会操作这些科技玩意的。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会有无障碍的消费者体验出现,并经常会配合设计思维来加速新技术的普及速度——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系统并能正确地实施。千禧一代和网络一代已经告诉我们,他们可以快速地接受一个新技术,就好像鸭子下水游泳马上就能适应一样。随着新技术融入到新产品和服务上(道德和伦理应用除外),他们将会毫不犹豫地拥抱这些新科技和新功能,我们在不久前还当作是不可思议的事物,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有一名学生在被问及:如何向一个从19世纪穿越而来的游客介绍今天的科技时,他回答说:“在我的手中,掌握着世界上所有的信息。”

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可以用这些信息来做什么…

猜你也喜欢:

0

刚刚发布

深度VR观察

友情链接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