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在:首页 > AR > AR资讯 >

浏览量

ARKit无关紧要,云技术才是它们的未来

ARKit无关紧要,云技术才是它们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7-09-25

本文作者为世界增强现实联合创始人Ori Inbar,他同时也是专注于AR初创的Super Ventures风投的联合创始人,并担任Augary, Cimagine, Eyeway Vision, Fringefy等六家AR创业公司的董事会或顾问委员会成员。

最近,Ori Inbar发表了一篇博客,深度剖析了苹果ARKit谷歌ARCore移动AR市场的影响。

AR云平台

随着苹果ARkit和谷歌ARCore的发布,增强现实应用程序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种商品。这种商品免费、很酷而且很好用。

到目前为止,AR应用APP的“大规模普及”主要是在AR开发者之间,以及相关的应用在YouTube的大量浏览量。但开发人员还没有证明他们的应用程序能够突破第一批新奇应用程序的范畴,并获得大量用户。

当然,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将会有几大热门AR产品(如《口袋妖怪Go》)会在iphone和高端安卓手机上推出,并拥有超大的分销渠道。但是,我预计不会有数以亿计的人整天、每天使用AR应用。

基于ARkit和ARCore的AR应用就像在1996年在网上冲浪一样,找不见到朋友。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ARKit软件的发布是AR行业中发生的最好的事情,但是用户大规模使用AR应用程序,则将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等待。当AR体验超越空间、时间和设备持续存在于现实世界中时,则需要强调的AR云来支持。

我希望iPhone X将引入一种关键元素,推动AR应用的大范围使用。这种元素不是ARkit,而是后置深度摄像头,它可以让数千万台相机感知周围环境的形状,并通过用户在AR云上共同造一个丰富又精确的3D世界地图。iPhone X在机身背面还没有完整的深度摄像头功能,希望在下一代上可以配置。在这期间,AR云创建的速度会减慢,当然依然无法阻止对它的需求。

2017年的关键时点

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人们对AR和新型移动设备的了解越来越多,对AR的计算需求也正在迅速增长。大量的创业公司都在努力开发与ARkit和ARCore类似的AR追踪(AR Tracking)功能。但随着两大巨头谷歌和苹果发布了AR平台后,这些创业公司又纷纷调整自己的定位,继续迎合这股全新的科技浪潮。

这时候跨平台的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转变,另一方面,创业公司在跨平台的过程中会有多大机会呢。别忘记,Unity已经提供了一部分这样的能力。难道这些创业公司不需要提供更强大的工具、服务和内容,来证明它们在全新生态下存在的市场价值吗?

我对谷歌和苹果的重大的宣布倾向于持积极的态度。因此,我马上明白,ARkit和ARCore最终满足了AR创业公司解决难题的需求,并允许一些聪明的公司提升整个行业的价值,专注于一个更有利可图的方向:AR云。

AR研究人员和业内人士早就设想,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世界上的实时3D(或立体)地图会出现。AR云将成为计算中最重要的软件基础设施,远比Facebook的社交图或谷歌的页面排名指数更有价值。

我已经在AR行业工作了10年之久,我在2009年创建的Ogmento公司(后改名Flyby)被苹果收购,成为ARkit的基础;有趣的是,在收购之前,同样的技术也被允许进入谷歌Tango

我还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增强现实亚洲博览会(AWE,致力于推动AR交流)和Super Ventures风投(致力于为AR初创提供资金),因此我对AR行业有很广且深度的看法,而且一直在寻找AR能够产生史诗般价值的领域和方向。

这篇博文的目的是为了引起人们对ARKit和ARCore之上的AR云所能提供的价值的关注。

人们为什么需要AR云?

在现实空间中,有了AR云,整个世界就可以变成一个共享的空间屏幕,从而支持多用户参与和协作。

大部分基于ARKit和ARCore的应用都是单一用户体验,这将限制它们的应用吸引力。而且,可以预见的是,YouTube肯定会因为大量分享视频的特别效果和其他的增强现实技术而大受影响。但是分享AR体验的视频与分享真实的体验还截然不同。

AR云是物理世界的共享内存,可以让用户共享经验,而不仅仅是共享视频或消息。它将允许人们在游戏、设计、学习或团队中合作解决现实世界中的任何问题。

多用户参与是AR云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更大的希望在于现实世界中信息的持续存在。

我们正处在信息组织方式的根本性转变的边缘。今天,世界上大多数信息都是在数字文档、视频和信息片段中组织的,存储在服务器上,在网络上无处不在。但它需要某种形式的搜索或发现。

根据最近的谷歌统计,超过50%的搜索在移动端(在本地搜索)。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在需要的地方找到信息。

AR云将成为世界的软3D复制,并允许在物理世界中重新组织信息。有了AR云,每一个物体的使用,任何地方的历史,任何人的背景——都将在那里找到——对应的事物本身。

因此,谁控制了AR云,就可以控制世界信息的组织和访问。

这种情况何时会发生?

在初创公司有机会开发出类似于ARKit的产品之前,AR云难道不会商业化吗?

实际上,AR云的创建不适合弱者。行业领导者希望开发者、专业人士和消费者要有耐心,因为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但作为AR和前沿科技的投资者,我认为现在是时候确定这场长距离比赛的潜在赢家了。

作为参考,让我们快速浏览一下AR tracking技术的发展过程,它刚刚被ARKit和ARCore商品化:

·19世界,点云的概念首次被提出;

·1998年,Andrew Davidson提出基于电脑视觉的实时Slam技术;

·2008年,George Klein首次在iPhone上展示单目Slam技术;

·2012年,首款AR驱动的设备Project Tango面世;

·2013年,Slam使用在带有Occipital架构传感器iPad上;

·2013年,Flyby展示了类似于ARkit的功能;

·2017年,ARkit和ARCore相继推出。

通过观察这段简短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在成熟的AR云服务得到广泛普及之前,还需要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的发展。

与此同时,创业公司可以解决整体愿景的部分问题,发挥先行者的优势,为特定的需求(如企业)构建服务。

难道现在还没有任何AR云吗?

在过去的十年里,有几家公司从云端提供AR服务,从早在2008年就开始的Wikitude,然后是LayarMetaio(Junaio),以及后来的Vuforia、Blippar、Catchoom和现在的新进入者。

但这些云服务通常有两种类型:

1. 存储GPS或与位置相关的信息(用于在餐馆中显示消息气泡);

2. 在云端提供图像识别服务触发AR体验。

这些云服务不了解实际场景和物理环境的几何图形,而没有几何图形,将虚拟内容与真实的现实世界混合在一起是很困难的,更不用说与他人分享真实的体验了(不仅仅是一个很酷的视频)。

那么,《口袋妖怪Go》为何风靡全球呢?

《口袋妖怪Go》是一个侥幸,一个特例,一个独一无二产品。

如果不可能用类似的游戏机制来复制它的成功,那将是非常困难的。用类似的游戏机制再研发一款同样成功的游戏将会非常困难。它的游戏服务器存储地理位置信息、超本地图像和玩家的活动,但不存储其6500万月活用户在物理位置上的共享记忆。因此,真正的共享体验就没有发生。

因此,它需要AR云。

说了那么多,什么是AR云呢?

一些科学家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设想了AR云的不同方面,但我还没有看到较为简要的描述。不过,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个简单的定义。

一个AR云生态应该包括:

1.一个持续的点云与真实世界坐标相结合——一个共享的世界的软拷贝;

2.能够立即本地化(将世界上的软拷贝与世界本身相结合),从任何地方和多台设备上;

3.能够将虚拟内容放置在世界的软拷贝中,并在实时、设备和远程上与之交互。

那么,谁有能力构建AR云呢?苹果、谷歌和微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三家可以解决这一问题的参与者。当然,Facebook、Snap以及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也有这样的野心,但它们在AR云上落后了很多。

猜你喜欢:

0

刚刚发布

深度VR观察

友情链接

Top ->